手机端

LME三年四次提价仍不“失宠”

  套保企业坚守,中国“新鲜血液”涌入

  
LME三年四次提价仍不“失宠”


  从2015年1月1日开始,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平均交易及结算费用再增加34%。如今近3周时间过去,LME的成交量和持仓量并未出现减少。在1月15日的一波振荡行情带动下,LME铜所有合约成交量更是创下2013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据记者了解,这已是LME在过去三年内实行的第4次加价计划,但由于企业套保投资者的坚守以及来自中国的机构陆续加盟LME会员体系,屡次加价并未对其成交量和持仓量产生明显影响。

  数据显示,从1月1日至21日,LME铜所有合约的日平均成交量为18.6万手,日平均持仓量为31.2万手。以1月1日为界限,铜所有合约此前3个月的日平均成交量为15.9万手,日平均持仓量为31.7万手。铜冠金源期货金属研究员朱鹏波向记者表示,以铜为例,从成交量变化看来,提高手续费并没有使LME成交量下降,反而有所放大。

  “1月15日,LME铜所有合约的成交量为33.8万手,创2013年以来新高。这主要是1月铜价波动较大的行情所致。”朱鹏波补充说,从持仓变化方面看,LME铜所有合约的持仓略有下降,但由于加价计划推行不久,可统计的有效时间较短,无法充分证明加价对持仓量构成了影响。

  INTL FCStone金属及机构客户业务全球执行副总裁费雷德·丹姆勒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从以往的3次加价看来,大多数经纪商通过降低保证金来消化增加的成本,而经纪业务的利润空间也受到压缩。随着手续费的不断增加,经纪商数量有所缩减。许多经纪商特别是银行后来离开了这项业务。”

  正如费雷德·丹姆勒所说,近年来,LME的经纪商圈出现规模缩小的趋势,包括摩根士丹利、瑞信、摩根大通、巴克莱银行、杰弗瑞、法国外贸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等国际投行也纷纷退出或削减相关业务。费雷德·丹姆勒解释:“这其中的因素包括利润的减少,而利润减少背后的原因除了费用的增长,还包括经纪商面临的更高的监管成本,如多德—弗兰克法案、EMIR等法案的推出。另外,还包括更低的经纪费率、低利率等。”

  与全球其他期货交易所的架构类似,面临每次的加价,LME的经纪商都试图将这种费用增加的压力施于旗下的客户身上。费雷德·丹姆勒表示,高频交易的投资者以及其他一些利用高交易量、低保证金模式盈利的投资者在该过程中所受影响最深。

  然而,LME屡次加价却未对市场参与者造成明显影响。对此,费雷德·丹姆勒分析称,按理说,手续费的增加会极大地影响交易量和持仓量,投资者的保证金越紧凑,所受影响就会越大,但企业套保投资者所受影响相对较小。

  据了解,此次LME提高收费,对于香港的港资期货公司、内资期货公司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尤其是投机客户占比大、投机交易量大的期货公司。有市场人士表示,套期保值现货企业或套利投资者更关注价格和价差机会,短期内可能对交易成本提升的反映态度有限。

  中国新永安期货客户服务部的郑振告诉记者,就客户群体而言,LME短线交易者对交易成本反应敏感。“公司的LME客户群体大部分是有风险管理和保值需求的现货背景企业以及内外盘套利的专业投资者,客户对价格的敏感度不及短线投机者,交易量也相对稳定。总体而言,对本公司的影响程度有限。”

  据悉,中国新永安期货的客户在LME主要交易品种为铜、镍、锌,交易保证金目前约2500万美元。

  事实上,不仅是LME,CME近年来也不断出台加价政策。今年2月,CME将针对利率、能源、农产品等产品提高交易费用。郑振表示,交易所频繁加价,不仅从经纪收入上直接影响期货公司的盈利水平,也将在包括结算系统调整等方面间接地增加期货公司的运营成本。

  面对国际交易所不断提价的大环境,一些香港地区的期货公司正通过强化产品增值服务来应对愈演愈烈的手续费竞争。如中国新永安期货通过为客户在掉期执行过程寻求更优报价、提供更多套利资讯来满足LME套利参与者的跨市场、跨品种交易需求。

  除了继续坚守LME的套保企业投资者和专业套利投资者,在这场浩浩荡荡的经纪商撤退潮中,许多新机构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公司作为新鲜血液,陆续注入LME市场,弥补了场内经纪商的流失,也带来了新的发展动力。费雷德·丹姆勒说:“在过去的三次加价中,LME的成交量和持仓量确实受到了一定影响,但其他因素如中国市场、各类基金和经济增长抵消了这种消极影响。”

  2012年4月,中国银行旗下中银国际商品(英国)有限公司获批成为LME第二类会员,LME正式迎来其首家中资机构会员。2014年1月,广发金融交易(英国)有限公司成为LME首个中资圈内会员。同年11月,招商证券(英国)有限公司获准成为第二类准经纪清算会员。除了来自中国的机构,包括费雷德·丹姆勒任职的INTL FCStone也是近年来入驻LME的新成员。

  对于一些受LME加价计划影响的投资者是否会转战其他新兴市场,如中国原油期货市场,费雷德·丹姆勒风趣地表示,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在选择到一个新市场交易之前,西方投资者要先看到该市场的流动性,但流动性往往又是由投资者本身提供,所以目前还不好判断。
责任编辑:疏影横斜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rmburl.com All Right Reserve